当前位置:

“扶正祛瘀法”在治疗中年腰腿疼痛病症的应用

时间:2019-09-06  作者:张志伟

  腰腿痛泛指腰背痛、臀部痛、腿痛、腿脚酸软麻木,或以上部位同时疼痛不适,其发病率近次于感冒。此病症包含了西医学中的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症、第三腰椎横突综合征、梨状肌综合征、骶骼关节劳损、棘间棘上韧带炎等等。

  中医诊断称为“腰痛”、“痹症”等。中医在腰腿痛病症的辨证论治分型上归纳为以下几个常见类型:气滞血瘀证、湿热痹阻证、寒湿痹阻证、肝肾亏虚证、阳虚络淤证。但对于中年患者,结合古医籍及临床实际,此病症中医脏腑辨证应多责之于肝、肾。《素问·六节脏象论》曰“肝者……其充在筋”,《素问·上古天真论》曰“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曰“(肾)其充在骨”,《素问·四时刺逆从论篇》曰“肾主身之骨髓”。中医基础理论将其概括为“肝主筋、肾主骨”。《素问遗篇·刺法论》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此论不仅在指导分析外感病的根源有重要意义,而且在内科疾病诊治中有着重要意义。病结合临床实践,个人认为以上《素问》论述揭示了中年腰腿痛患者“虚”为本、“淤”为标,因虚致淤,虚实夹杂,本虚标实居多,具体病机是“肝肾亏虚为本、气血瘀滞为标”,治疗时宜“补益肝肾扶正固本、化瘀通络祛邪治标”为综合治疗原则,方易获良效,今列举临床医案两则加以说明。

  病案一

  患者王某,女,55岁,主诉“左上肢间断麻木3年,右胯及左足疼痛3天”。现病史:患者近3年来无明显诱因左上肢间断麻木,间断颈肩疼痛不适,外用膏药(天麻追风膏)后症状有所缓解;3天前劳累右侧胯骨疼痛、左足外侧疼痛;腿膝局部畏寒怕风;刻症见上肢活动正常,精神佳,饮食及睡眠正常,大小便正常。

  诊断:气滞血瘀兼肾阳虚

  初诊仅以活血化瘀理气止痛治疗以求药专效速,故以身痛逐瘀汤稍作加减六剂。二诊时患者自觉胯痛、足痛减轻,但腿膝畏寒怕风无减轻,且较前易自汗盗汗;思其为单用化瘀理气药耗气血所致,随调方“黄芪、党参各30克,生白术15克”四剂以益气生津固津。三诊时腿膝仍畏寒怕风、多汗,胯足困痛尚较明显;回顾初诊、二诊,患者躯体疼痛为“瘀”、化瘀药后自汗盗汗为“虚”,故调方补益肝肾兼活血化瘀同施,处方“桑寄生、熟地黄各30克,川芎、牛膝各15克,山萸肉、生白术、黄芪各15克,炙甘草6克”九剂。四诊时患者左上肢间断麻木、胯足疼痛诸症若失。

  病案二

  患者,李某,女,48岁。主诉“腰部及右下肢疼痛麻木1月余”。现病史:1月前患者无明显诱因腰部疼痛,伴有右下肢疼痛麻木,艾灸治疗乏效。现症见腰部及右下肢疼痛,畏寒肢冷、腰膝酸软;时有右下肢麻木、膝关节疼痛;精神可,眠可,便秘,小便多;舌质淡红,边有齿痕,舌苔白腻。

  诊断:肝肾不足、经络瘀滞因患者不欲内服汤药,故选用成药;给以补益肝肾膏方内服(龟鹿二仙膏:鹿角胶、龟板胶、枸杞子、党参),给以化瘀通络祛风散寒膏药外用(狗皮膏:川乌、草乌、当归、赤芍、川芎、大黄、苏木、续断、乳香、没药等)。

  复诊:2周后腰痛、下肢疼痛及麻木明显好转,畏寒肢冷明显好转,嘱继续巩固治疗。

  总结:第一则病案中,一诊用方化瘀理气,二诊益气生津,其治为图药专效速,但实则未重本顾标,三诊时及时调正治疗方案以“补益肝肾兼顾化瘀通络”治疗方获良效;若此病案在初诊即给以扶正祛瘀同治,则其效或可更速。第二则病案因患者特殊要求,仅给以中成药(膏方内服、膏药外用)施治,同样以“补益肝肾兼顾化瘀通络”为治则,虽未用中药汤剂,但亦获速效良效。故在中年骨病腰腿痛患者人群中,将“扶正祛瘀”具体化为“补益肝肾兼顾化瘀通络”可在辨证论治基础上做为首选治法,尤其在发病初期或复发初期施用,有助于提高疗效、缩短治疗周期,为患者节约治疗时间及费用。

  作者:张志伟,男,精通“新医正骨疗法”,擅长运用中药、针灸、针刀、脊椎定点定位旋转复位手法治疗颈椎病、骨病、关节疼痛疾病;以及中风的针药并治;失眠、心悸、眩晕、便秘的纯中医治疗;阳虚畏寒亚健康诸症(症见易畏寒怕凉、抵抗力差、气色差、肥胖、易困乏力等亚健康或病症)的治疗和调理。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