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透皮疗法的起源及近代发展

时间:2019-11-06  作者:张艳辉

  透皮治疗系统(Transdermal Drug Delivery system,TTDS或Transdermal therapeutic system,TTS)是指药物通过皮肤的各层(角质层、生长表皮层、真皮层、皮下组织)进入血液循环,从而产生治疗效果的一种给药系统。进入20世纪以来,由于TTDS具有避免肝脏首过效应、维持恒定血药浓度、减少给药次数、操作方便快捷等优点,为一些慢性疾病预防及治疗提供了一种行之有效、方便简单的治疗方法,因此国内外医药界对TTDS的研究及开发给予了特别的关注。

  中药透皮给药的方式我国古来有之,许多古代医药文献中都有着与现在透皮治疗技术相关的记载。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五十二病方》中记载的熏、浴、熨、贴等治疗方法可以看做是中药透皮技术最早的表现形式;《素问·血气形志》中有“形苦志乐,病生于筋,治之以熨引”的记载,王冰注曰:“熨,谓药熨。引,谓导引。”熨法治疗就是通过对药物等物质的加热,外敷于体表皮肤借助热性的特点加速药物的吸收和扩散,以达到驱寒及疏通经络的治疗目的;晋代葛洪的《肘后备急方》收录了大量外用膏药,如续断膏、丹参膏、雄黄膏、五毒神膏等;宋代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已有关于透皮吸收膏药的记载;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总结了外治经验,荟萃了涂、擦、抹、敷、塞等多种药物透皮吸收外治方法,收载了捣、煎、调配等外用药的加工方法。清代吴师机集古方之大成,著《理瀹骈文》总结了我国清末以前的外治法,提出了贴、涂、熨、洗、点等多种外治法,所载大量方剂广泛用于内外妇科等各种疾病,是我国早期的透皮吸收给药的理论专著,其所述“按其位,循其名,核其形,就病治病,皮毛隔而毛穷通,不见脏腑恰直通脏腑也”之理论对后世中药透皮疗法影响巨大。在继承和发扬古方的基础上,我国中药透皮技术发展迅速,从传统的搽剂、酊剂、软膏剂、膏药、糊剂、熨剂,到日趋完善的巴布剂、膜剂、凝胶剂、贴剂等,均属于透皮给药的范畴,其中以贴剂最为常见,并成为研究的热点。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膏穴疗法即是以经络学说为基础,利用特制的膏药针对不同病症辨证施穴,从而激发人体的自我修复功能已达到扶助正气,驱邪外出的目的。

  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近年来坚持传统膏药与现代技术相结合,炼制一张张膏方,在治愈很多急慢性疾病方面收效颇丰。如安阳固本膏可以治疗男子弱精及女性多囊卵巢综合征等肾气不足为主要病因的疾病;散结乳癖膏可以治疗乳腺结节、乳腺增生等肝气不舒之证;小儿健脾贴可以治疗小儿发育迟缓及脾胃功能虚弱者。膏穴疗法是透皮疗法治疗途径与时俱进的重要体现之一。

  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药物透过皮肤吸收进入体循环主要经过2种途径:一方面透过角质层和表皮进入真皮,扩散进入毛细血管,转移至体循环;另一方面可通过毛囊、皮脂腺和汗腺等附属器官吸收,但毛囊仅占皮肤总表面积的0.1%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不作为透皮吸收的主要途径。随着药物透皮技术的迅猛发展,中药透皮技术的研究开发也得到了快速发展。众所周知,胶黏层是透皮给药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而压敏胶是胶黏剂中比较适于透皮释放,有着保证释药面与皮肤紧密接触及控释等作用。近年来,随着对中药透皮吸收制剂基质的不断研究探索,热塑性弹性体热熔压敏胶因其透皮给药速率高、生物相容性好等优势,得到广泛的关注。皮肤是透皮给药最大的屏障,许多药物的皮肤渗透量不能满足治疗要求,因此,促进中药贴剂透皮吸收的研究显得十分重要。研究发现部分渗透促进剂按一定比例组合时能够取得协同作用,比使用单一促渗剂效果更佳;含有挥发性成分的天然透皮促进剂促渗能力强,能够同时促进多种成分的透皮吸收,临床实践中常见有效且安全的天然透皮吸收促进剂包括薄荷油、柠檬油、丁香油、蛇床子油、当归挥发油等;此外物理促渗法在中药透皮给药中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目前临床常用的有电致孔法、离子导入法、超声波法、热温温热法和无针注射系统等。这些促透技术的发展大大提高了药物在透皮给药过程中的释放、穿透及吸收利用率,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中医外治法的进一步发展。

  中药透皮疗法在临床实践应用中成绩卓然。近年来研究证实,中药透皮疗法在治疗小儿肺炎、支气管哮喘、过敏性鼻炎等呼吸系统疾病和腹泻、肠痉挛、消化性溃疡等消化系统疾病效果极佳。此法在癌性疼痛、乳腺增生、冠心病、颈椎病、静脉炎、前列腺病及妇科疾病方面的治疗效果和患者接纳程度也日益上升。国医大师邓铁涛邓老曾用验方熏洗静脉炎所致的肢体疼痛,很好地避免了特殊药物造成的耗阴伤血的情况;其方为吴茱萸15克,海桐皮、蕲艾、生姜、生川乌各12克,荆芥、红花、桂枝、川断9克,防风、羌活各9克,当归6克,细辛3克,生葱连须5条,熏洗煎水加米酒30克,米醋30克,热洗患处每天2次。国医大师任继学教授创活血通督塌渍方作用于大椎穴,可治疗颈椎病引起的眩证; 其方药组成为川芎、透骨草、葛根、白芷、藁本、附子、半夏、泽泻、土虫、没药,水煎取汁,用纱布蘸取药液敷于大椎穴。

  随着现代医学的不断进步,中医学在继承发扬古代先贤的基础上时刻在不断更新完善自我,紧跟时代步伐,朝着简、便、廉、效、稳的方向前进。而在此过程中中医外治法因其固有的优势在诸多疗法中脱颖而出,因此大力传承发扬中医外治法是进一步建立完善中医药体系的必要之举,也是丰富中医药宝库关键之行。

  作者:张艳辉,女。毕业于河南中医药大学,甘肃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硕士研究生。研究生期间主要从事干细胞联合中医药防治肿瘤的研究,发表论文十余篇,曾参加第九届全国中医药免疫学术研讨交流会及国内外学术会议等,现任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妇科医师。擅长治疗痛经、月经不调、子宫肌瘤、乳腺增生等妇科疾病;在针刺,艾灸,刮痧,拔罐,推拿等传统中医外治法临床经验丰富。

(A)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